欢迎来到天津共青团
位置: 首页 >> 青年话题
宅家时期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娱产品
时间:2020-02-12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 


       “群里有人玩狼人杀吗,没有人玩10分钟后我再问一次”“五子棋来战!下遍朋友圈无敌手”“不要走不要走,你画我猜露一手”……以上来自我每天在微信上的真实对话。面对突如其来的“超长假期”,我快速选择了本来已走向没落的狼人杀、剧本杀等一系列线上游戏作为自己的最佳消遣工具,手机页面也被各式各样的游戏、阅读等文娱类App塞满。

  一方面,拉着散居天南海北的朋友攒局,本来已经有些冷落的友谊再次升温;另一方面,与网络上的陌生人插科打诨,不同口音与思维方式碰撞,别有乐趣。让我印象最深的是,在一个狼人杀局中,“狼人”强调自己选择不“杀”一位玩家的理由,是看到他的用户注册地是湖北黄冈。他说,要照顾疫区朋友,让他能多获得一些游戏体验。

  宅家时期,文娱产品不仅能给我们带来知识上的收获和感官上的愉悦,还能满足我们的社交需求。它们能使我们不至失去日常交流所带来的安全感,避免让每个人成为一座座“孤岛”。

  同时,“宅”的过程,也是人们激发自身潜能的好机会。这些天,网上流传着的各种各样让人拍案叫绝的创作。有人用坚果壳制作精美“手办”,有的则在无人的客厅中疯狂尬舞,朋友圈里的新晋“厨神们”也展开了一场场比拼……在被迫与自己的相处中,人们开发出各项技能,并发布在各类社交平台上。通过这样的方式,人们自己能够获得成就感,而这些成功案例也会让更多的人跃跃欲试。人们既是文娱产品的受众,也是文娱产品的创造者。

  当然,在这些娱乐活动之外,我们仍需严肃的知识摄取,来消解我们内心的困惑与不安。在宅家的过程中,我们的“每日步数”可能少得可怜,但是我们的思绪却可以飘到很远。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人们一开始是相对陌生的,内心也会产生大量的疑问和对相关知识的渴求。传染病从萌芽到暴发时期是如何发展的?历史上有无相关经验可资借鉴?这个时期我们可以做些什么?

  带着这些问题,人们开始去读相关书籍,观看过去拍摄的纪录片。目前,在各大视频网站的电影热播榜上,电影《传染病》和《流感》都被推到了非常靠前的位置。这些电影在平常可能看起来比较“小众”,但是在这一特殊时期,却及时满足了人们的知识渴求。在图书榜上,加缪的《鼠疫》、戴蒙德的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等也成为当前的热议书籍。可见非常时期,人们所需要的文娱作品与现实无法脱钩,人本能地会从文艺作品中寻找现实问题的答案。

  因此,各个文娱平台也应该考虑到用户的需求,通过各类功能设置,适时满足人们的需要。比如,这两天,我用的阅读App时常会给我发来点赞和回复提醒。原来,我在看一本疫情相关书籍时留下的一句笔记,引发了众多读者的讨论。在阅读之中,这样的交互无疑是有益的。对于相关书籍,自己想不明白的问题可以看看别人的解释,而我留的笔记也可能为他人带来解答。通过这种方式,阅读旨趣相似的陌生人可以实现短暂的连接和思想火花的碰撞。

  疫情之下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娱产品?在我看来,它首先应当为每个个体带来精神满足,而这种精神满足又是多方面的。它包括填充空白时间的需求,放松休闲的需求,满足自我成就的需求等等。而在“被迫宅”时期,人们更多转向了对情感需求的追求。好的文娱产品,能够使我们找到共鸣和归属感,也能有效地消除不必要的迷茫和恐慌情绪。

(于欢《中国青年报2020年02月12日02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