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天津共青团
位置: 首页 >> 媒体聚焦
从纸上开花到落地生根
时间:2019-04-04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 


       “自治区青年工作联席会议成功召开啦。”3月29日,还在参加培训的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青年发展部部长郭威说。在这之前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还先后于2018年1月印发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年发展规划(2017-2020年)》,2018年12月建立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年工作联席会议制度》。

       3月28日~31日,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在河北石家庄举办2019年青年发展规划工作专题研讨推进班,邀请部分省份就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工作进行经验交流,请专家学者就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工作进行解读。

       截至目前,全国已经有21个省份出台了地方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。除了新疆,天津、河北等地,甚至有一些市也都召开了青年工作联席会。

       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(以下简称“《规划》”)正在全国各地落地开花。

  《规划》不是共青团一家的事

       关于《规划》,从一开始就有个观点,“《规划》不是共青团一家的事,团组织牵头,需要多个部门协同完成”,培训班上也多次强调,这一点“必须要明确”。

       在广州,团市委三次召开党组会议,研究《规划》编制工作。“学习中央、省级《规划》内容,研究怎么编制、如何加强经费保障,制订编制方案和计划……”团广州市委青年发展部筹备组组长刘林涛介绍,《规划》制定过程中,团广州市委书记担任《规划》编制领导小组组长,在团市委内部,所有部长、直属单位负责人都成为工作领导小组成员,真正把工作力量整合起来。“下设办公室,青年发展部筹备组、团校、市少年宫的相关同志作为主要负责人,并集中相关骨干工作人员开展工作。同时,对各个部门进行分工,明确具体联络员及其职责,工作细化到具体时间节点,还倒排了计划”。

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团广州市委充分借助“外脑”,邀请广东省社科院相关专业团队、部分专家,对《规划》进行专业指导和论证。刘林涛说,《规划》制定前期,团广州市委主动联系与《规划》最相关的13个部门,跟他们分别座谈、调研,拿到了大量行业内专业规划和文件政策,确保《规划》与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有效衔接,目标合理。

       广州市《规划》制定过程中注重青年的参与感、获得感,“让青年也成为《规划》编制的一个主体”。刘林涛表示,遇到青年对《规划》的语言不是特别感兴趣时,他们就会“翻译”成青年容易理解的语言,或者通过更有趣的方式让青年参与其中。比如成立青年规划编制智囊团、举行青年座谈并进行直播,让青年不只提意见,还知道《规划》制定的流程,参与到《规划》起草过程。“需要了解青年的需求,把他们的需求转换成制定《规划》的依据,让职能部门提出相应举措”。

       在新疆制定的青年发展规划中,共涉及10个重点领域、8个重点项目,由33家单位共同推进落实。青年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着重明确20家牵头单位,就是希望能够明确目标、细化任务、压实责任。郭威介绍,《规划》具体推进过程中,对20家牵头单位的重点任务也做到年内有安排、有部署、有落实。而这次青年工作联席会议的召开,就是自治区党委高度重视青年工作的具体体现,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、强化责任担当,加强协同配合、狠抓工作落实,加强组织领导、凝聚工作合力,加速推动《规划》在地县两级的贯彻落实。

       目前,在新疆已经有6个地州市建立了青年工作联席会议制度, 郭威介绍,2019年计划推动地县两级完成制度建立、召开联席会议。

       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把《规划》落实作为全年的重点工作,明确推进时间表,将该项工作和年终考核挂钩,同时把推进情况通报给各地州的分管领导。郭威一个明显的感受是,这项工作不仅停留在本级共青团,也受到各级党委的重视。他印象深刻的是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年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下发给各地后,随即各地州分管领导作出批示,要求按照各地实际制定联席会议制度。

       “有地州团委书记主动向上级团委询问联席会议制度的涉及单位、具体细节等情况。切实起到了“以上率下、有力推动的作用。”郭威说。

  让真相浮出水面

       围绕青年发展现实需要,团陕西省委实施陕西青少年社会抽样调查,动员1400名团干部以全省12个地(市)106个县区的青少年作为调研对象,进行抽样调查9.72万份,获得青年发展大数据900多万条,以此作为编制《规划》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 用数据说话,是团陕西省委推动《规划》出台落实的一个重要特征。《规划》出台之前,团陕西省委为青年画像,根据青年特点,按照传统和新兴领域两个维度将青年细分成16类分群体,分别进行调研,试图将陕西青年形象刻画得清晰生动,把他们的需求尽可能细化准确。

       团陕西省委办公室工作人员何中敏全程参与了这项工作。他说,开展陕西青少年社会抽样调查的目的,就是全面掌握当代陕西青少年的新需求、新特点、新趋势,为《规划》制定、推动共青团改革提供依据。

       调查让青年的真需求、存在的真问题一一浮出水面。比如,在思想引导方面,调查发现,随着年龄的增长,学生群体对国家的感情和民族的自豪感出现明显的差异,在高中(中职)阶段的表现尤为明显。以“作为中国人非常自豪”为例,小学生“非常同意”和“同意”的比例为最高,初中生的比例略低,高中、中职学生的比例出现下降。

       对于同样的问题,在不同青年群体中,大学生持“非常同意”和“同意”的比例最高,其次是农业青年和行政事业单位青年,而青年教师的比例最低。

       这让何中敏有些意外,“青年教师作为教育的一线工作者,在学生思想观念形成过程中起重要作用,本应在政治思想上做出表率,但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。”何中敏认为,将中小学生思想状况联系起来,青年教师的思想状况应引起广泛的关注。

       又比如,调查发现,陕西青年中不想生育的比例仅为2.7%,有超过五成的青年愿意生育二孩。调查显示,在陕西,年龄越小的青年生育意愿越低,80后不想生育比例仅为2%左右,愿意生育二孩的比例在五成以上;90后不想生育的比例上升到4%左右,生育二孩的比例下降到四成左右。调查分析,陕西青年生育孩子最大的顾虑是“经济问题”,其次是“没人照看”,这表明要鼓励生育,必须要降低养育子女的经济成本,进一步完善保障机制。

       通过在思想引导、高等教育、生育观念、身心健康、住房需求等方面的调查,以及大数据的分析,团陕西省委在推动《规划》出台之前,对陕西青年的群像特征有了清晰的了解。青年有怎样的价值倾向、存在哪些需求,这些真相都浮出水面。为了获得最真实的调查结果,在问卷调查和访谈的过程中,团陕西省委相关负责人全程参与,保证问卷不离开他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 《规划》出台后,陕西在推动落实和有效评估方面也没少下功夫。团陕西省委建立陕西省青少年发展指标体系和数据库,在《规划》中明确并推动将其纳入政府部门统计序列,定期进行统计和分析,实现动态监测,及时掌握《规划》落实情况。同时,定期开展联合督导,团陕西省委计划根据《规划》工作需要,组织成员单位开展联合督导调研,对各地区、各部门落实《规划》情况进行现场指导推动。

       《规划》实施进行到中期以后,团陕西省委还将联合第三方开展社会调查,对《规划》工作进行评估,研究《规划》落实工作中重点问题,发布《陕西青年发展报告》,检验《规划》落实成效,并根据《规划》实施进展情况及相关客观因素的影响对《规划》进行必要的调整和完善。

       在《规划》制定之初,团天津市委同样有着强烈的问题意识。他们曾先后50余次深入各区、企业分专题召开座谈会,就天津青年发展重大战略问题进行深入研究。在北方网前沿客户端开设“天津规划津青智汇”青年民意调查,累计点击量30余万次,征集建议千余条。

       在福建,为了做好《规划》,团福建省委调研、访谈各类青年群体800余人,召开了5场专场座谈会,和各厅局相关负责人、青年代表、专家学者等面对面,倾听了大量的意见和建议。

  《规划》落实落细:让青年受益

       与国家性的《规划》相比,各地的地方《规划》更为具体细致。

       因为特殊的地缘特点,福建省在制定《规划》时,特意增加了对台港澳青年的工作内容,将台港澳青少年交流工程列为重点项目。海峡青年论坛、两岸青年社团负责人圆桌会议、两岸青年联欢节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青年创新大会、闽港澳中小学夏令营……一系列具体的活动都被写进《规划》中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共青团就是要做好协调、督导,将《规划》中的项目落实落细。”团福建省委青年发展部副部长周睿说。

       新疆《规划》内容聚焦当前新疆青年成长发展的迫切需要,结合国家《规划》中的要求,提出青年思想、青年教育、青年文化、青年就业创业等10个青年发展领域、38项具体发展措施。比如把青少年交往交流交融、提高少数民族青年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等内容作为重要的部分写进《规划》,“我们利用农牧民夜校让更多的青少年进行国家通用语言的学习。”郭威说。“依托‘访惠聚’驻村工作队,强化基层青年有组织学习培训。”《规划》中的这些具体措施将使一大批青少年受益。

       令团河北省委办公室主任李永琴印象深刻的是,2017年国家出台《规划》后,河北省委办公厅先后三次书面督导、询问落实情况,一次上门督导,看资料、看征求成员单位意见记录。“省委的高位推动对我们、对成员单位也是督促。”不仅如此,河北省财政还将200万元《规划》实施专项经费列入了年度预算,为河北省联席办推动《规划》实施提供有力支持和保障。

       从开始制定《规划》到出台,河北花了一年时间,但是李永琴感觉“一分钟也没敢浪费”。《规划》印发后,团河北省委对照承担的工作任务梳理分解为135个工作明细项,形成《团省委2018年落实规划任务时间表》,分解到机关各部室,每一项都明确一名班子成员牵头负责并落到具体责任部室和责任人,推动任务有效落实。

       在河北,《规划》的三级实施机制已经建立起来了,武安市已经率先出台了县级《规划》,但是怎么发挥作用?

       李永琴说,首先要“把会开起来”。今年1月30日,河北省委分管领导主持召开了省级层面《规划》联席会议。为了激励成员单位的积极性,会上特意选了4家单位现场交流经验。会后,团河北省委还特意将十几个单位的工作经验集结成册供大家交流。

       李永琴介绍,河北省青年发展规划联席会议上总结《规划》落实情况,并提出明确要求,市一级要在5月前、县一级要在7月底前召开地方联席会议。

       深化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培养工程,实施青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养工程,开展青年信用体系建设及志愿者行动……过去一年,团河北省委将中学生骨干、高校教师骨干纳入培养体系,累计举办培训班111期,培训学员9400人次;选树“向上向善好青年”113名,开展了各类评选活动、“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”百姓宣讲300余场,覆盖青年3万余次;与12家单位建立定期会议制度,实施河北青年志愿者行动合作伙伴计划;加强“志愿中国”信息管理系统建设,发布并签到活动1.89万次,记录信用时长269万小时……《规划》的10个领域、13个重点项目中,团河北省委是牵头单位之一的涉及4个领域、11个重点项目,在去年均顺利实施并取得进展。

       推动青年发展规划联席会议在市县落实过程中,团河北省委专门派人参加联络员会议。李永琴也多次在联络员会议召开前给市级成员单位作辅导。主要立足河北青年发展规划的诞生,向大家反复强调,这份沉甸甸的《规划》,是经过省政府专题研究、常务会议研究、以省政府党组名义提交省委常委会研究审议通过后才出台的。

       “《规划》编制、审议的流程,为什么要编制、意义作用是什么?”每次作辅导,李永琴都要把这些来龙去脉讲清楚,包括《规划》中首次提出的原则理念、重要信号,一起传递给成员单位。在她看来,这样做,可以帮助地方成员单位解决思想上容易产生的问题,讲明白之后,再召开联络员会议审议相关文件就会顺利很多。

       “要向大家明确这不是另起炉灶,而是把以前在做的工作用纲领性文件统领起来,和本职工作是相辅相成的,不是额外的负担。”李永琴说,让大家理解这个制度、这个平台,反而对各自的工作有促进作用。她举了个例子,开完省级青年发展规划联席会议,成员单位之一的民政厅马上主动咨询,要与团河北省委负责社会组织和青年志愿者工作的部室联系对接,协商合作开展有关工作。

       在河北省的《规划》中,甚至细化到 “引导工作在异地的青年每周至少给父母打一次电话,工作在同城青年每周至少陪父母吃一顿饭,参加工作的青年每月至少给父母200元零花钱。”李永琴解释,这背后的考虑就是,一定要加强青少年孝老敬亲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 《规划》提出后,社会反响还不错。在团河北省委办公室,就有挂职的年轻女孩定期给夫妻双方父母都送去关心、零花钱。她自己也感觉这更加促进了家庭和谐,不仅自己坚持做,还动员身边的兄弟姐妹一起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   《规划》的制定也让很多之前一直在做的工作得以更细致的落实。青年婚恋交友就是让青年很有获得感的一项工作。李永琴介绍,团河北省委不仅针对各行各业青年组织专场交流,还尝试把公益的元素融合进去,比如关爱留守儿童、捐书,让集体活动有意思、更有意义。“下一步,更多的是让工作真正落到实处,让青年有更大获得感。”李永琴说。

(杜沂蒙 陈凤莉 杨宝光 《中国青年报》 2019年04月04日07版)